包子阿爵xSpidey Love

沉迷all虫,小蜘蛛痴汉,文文写的一般手绘也一般,高三狗+拖延症晚期所以更新龟速x专业冷cp三十年,吃黄笠高绿冰紫黑火青火艾利临静all骸XS苍红佐幸礼尊白黑伏八all韩……其他懒得数←看我逆了你多少cpxxxx
保志総一朗一生信仰,如此无他

【Spideyfist】【拳虫】Game

#终极小虫背景,私设瞎飞
#可能ooc.
Peter觉得今天的一切都十分棒棒,尽管他才从床上爬起来十分钟。
窗户外面天气晴朗,探头出去能看见Aunt May种的一大片话,还有正在浇水的他亲爱的Aunt May。
非常和谐的景象。
除了某个玩意儿。
“嘿蛛网头!太阳都晒屁股了才起来,你以为你是小孩子吗!”
“吵死了水桶头!超级英雄需要充足的睡眠,充足的睡眠你懂不懂!”
“不要说得就你一个人是超级英雄一样!”
“我可是你们的队长!”
“队长又怎么了!我们……”
“Boys——”Aunt May拉长了声调回头,“Be quiet.”
Peter和Sam立刻闭上了嘴,隔着一层楼进行着眼神交流。
“有时候还是Aunt May管用。”Ava一手搭在腰上,朝Luke耸耸肩,Luke十分赞同地点点头。
“Wait,怎么就你们几个,Danny去哪了?”Peter扒在窗户口,努力朝四周张望。
“Yoo,真是眼里只有男朋友没有队友的蛛网头!”Sam抱着手臂斜视他——其实这有点伤脖子——但是为了气势!
“闭嘴!总好过你这个连男朋友都没有的水桶头!”Peter不服地朝他喊。
“我……”Sam人生第一次面对Peter语塞,“我……谁说我没有男朋友?!我可以现在就去找一个!招招手就是一大把!”
“我才不信!”
“爱信不信!”
“……”
“他为什么不能找一个女朋友?”Luke一脸奇怪地看向Ava,Ava摊手。
“唉~”Aunt May放下手中的水管,敲敲脖子准备进屋,“teenagers.”
“Peter,I'm here.”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Peter听见自己发出了一声少女尖叫,然后猛地转过身来。
“Danny?!”
“看来你的蜘蛛感应下线了。”Danny笑道。
“我知道,它经常这样。”Peter敲敲自己的脑袋,然而他脑中的小蜘蛛十分气愤地踹一脚他的大脑。
【“蠢死你算了蠢货!”】
“Och!”Peter感到头好像突然炸了一下,不禁捂住了脑袋。
“怎么了?”
“Ummm,没事,感觉像被什么踢了一下脑袋,大概是蜘蛛感应在发疯。”Peter摊了下手。对于蜘蛛感应的不靠谱他已经习惯了。
【“我要离家出走!”】
Peter脑中的小蜘蛛用力合上行李箱,吧嗒吧嗒大步离开。
Danny温和地笑了笑,没说什么。
其实他也习惯了。
“对了,你们今天怎么来了,没训练?”
“如果有的话,你这个时候就不会在这里,别忘了我们在假期中。”Danny拉过Peter的手,拉着他走到床边坐下,一脸清闲地玩着他的蜘蛛爪。
知道Danny在暗戳戳地说他起得晚,Peter轻咳一声。
他需要充足的睡眠!他还未成年!他还是个在长身体的蜘蛛宝宝!更何况现在是假期!
Peter在心里疯狂地为自己找着借口。
呸才不是借口。
“Hummm……所以你们?”
“Fury让我们过来。”
“……然后?”
“没有然后。”
“……”
真棒。
“Fury人呢?”
“有事,让我们自由活动。”
“???”神tm自由活动。
不行,不能爆粗,要做只三好蜘蛛。Peter深呼吸,呼气出来时还磨了磨后槽牙。
“放轻松Peter,只有心平静了,世界才会平静。”Danny捏了捏手中的蜘蛛爪。
Peter撇撇嘴,任由Danny折腾他的爪子。
虽然世界和平听起来很棒,但那也意味着他们这些超级英雄要失业了,那可不太妙。再说,那可能吗?
反正世界和平也带不回他的Uncle Ben。
“好吧,你们准备干什么?在我家。”Peter特别强调了最后三个字。他可不想有一群混蛋来打扰他难得清静的假期生活。
嗯,当然Danny除外。
“We can……play a game?”Danny试探性地提议道。他想着之前某人给他的建议,脸上沾染了粉色。
他居然在期待,真是罪恶。
“游戏?什么游戏?Danny你居然沉迷游戏?!我以为你只喜欢打坐!”Peter惊讶地叫了起来,Danny手疾眼快地捂住他的嘴。他完全不想让Aunt May听见并认为他是带坏她家侄子的混球,虽然可能性并不大。Aunt May还是挺喜欢他的。
但是出于私心Danny还是不想被别人知道。
只属于Spidey与Iron Fist之间的事情。
……依旧很罪恶。
“你要控制好自己Peter,平静来自于你的心底。”Danny一脸认真。
“……所以到底是什么游戏?”Peter眨眨眼睛,拿下Danny的手问道。
“骰子。”
“……”
“???Danny你是不是接触了什么不该接触的人???你你你居然沉迷游戏还沉迷赌博!”Peter又一次大叫起来,Danny再一次快速堵上了他的嘴——然而他这一次用的是嘴。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但Peter依旧猝不及防地怔住了,等他花了五秒钟反应过来之后,Danny已经移开了他的唇。
很浅很浅的一个吻。
但是……um,有点甜。
“我只是说玩骰子,但没有说要赌钱。”Danny摇摇头,轻轻抿了抿唇。
上面还有Peter的味道。
“那怎么玩?”好奇心被吊起的Peter迅速将刚才那个有些莫名的吻抛到脑后,兴致勃勃地问道。
“我们可以……赌别的,一些无伤大雅的东西。”Danny摸摸自己微微发烫的脸颊。但愿没被看出什么。
“别的?别的什么?”Peter用力睁着大眼睛无比好奇地看着Danny,满脸都是期待。
“咳……”Danny将唇凑到Peter耳边,轻轻说了句话。
“Emmmm……I'm sorry?声音太小了我没听见。”
“……”Danny默默凑回去再说了一遍——放大了一点音量。
“What the f……”
“Boys!”在Peter重音出来之前,Aunt May突然推开门探头进来。Peter匆忙而迅速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将后面的音吞了回去。
“What are you doing?”
“Nnnnnnothing Aunt May!!”Peter惊吓得差点咬到舌头,急忙冲过去将Aunt May推到门外,“I'm fine!我……我只是在和Danny……emmm……玩游戏!我们很好,非常好!这里就不需要您操心了尽管去玩吧Aunt May!”
“碰”的一声,门被关上。
“OK……不可以玩太久哦!”
“Well I know!”听着Aunt May渐渐淡去的脚步声,Peter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其实我们没有必要躲着Aunt May。”Danny看起来很想叹气。
“难道要我对她说:‘嘿,你亲爱的侄子有了个男朋友而且还是他的队友是你最喜欢的boys之一’吗?!”Peter沮丧地抱住头,“老天,我绝对会被她拍死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的!我还不想成为第一只被像苍蝇一样拍死在墙上的蜘蛛——也许不是第一只。”
“Aunt May不会那样,你知道的。”Danny拍拍Peter的肩,“你是她最爱的侄子,而且,我从未见过比Aunt May更善解人意的女人。且行且珍惜,Pete。”
“I know,but……”
“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要勇敢地去面对。Spider-Man一直是这么做的不是吗?”Danny揉了揉Peter有些乱糟糟的头发。嗯,手感棒极了。
“Yes……wait,重点好像错了!”Peter突然跳起来,“Danny!你刚才说的那个是认真的?!”
“Of course.”Danny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没什么羞耻的了。
“可是……可是……女装play什么的会不会太羞耻了?”Peter纠结地绞着手指。
“你认为你一定会输?”Danny挑了挑眉毛。
“当然不是!我可是蜘蛛侠!!”Peter信心十足地拍胸。嗯……如果能看到Danny女装什么的,好像不亏。
“那,我们开始吧。”Danny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两枚骰子,“加起来的数字更大的为赢家。”说着将两枚骰子抛了出去。
Peter瞪大了眼睛,强行忍住了吐槽Danny随身带骰子的行为,看着那两枚骰子落在地上,翻滚了几下,停住了。
2和2。
“Awesome!我赢定了!”Peter兴奋地捡起骰子,一双大眼睛闪闪发亮地看着Danny。
“你还没扔呢,Pete。”Danny看起来倒是挺淡定,“尘埃落定后才会有真相。”
“哼。”Peter鼓起腮帮,自信满满地将骰子扔了出去。
骰子在空中完美地旋转着,然后落下,其中一枚甚至落地后弹起落在了床上,但是依旧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两枚骰子的数字。
1和1。
“……”
“愿赌服输,Pete。”Danny笑了两声道。
老实说他刚才挺紧张,在看见骰子的数字后才松了一口气。
果然Peter·Parker就是Peter·Parker。
“Nooo!一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我我我……我们三局两胜!”Peter十分果断地耍起了无赖。
开玩笑,Sam穿女装的事情他可是嘲笑了很久的,要是让Sam知道……神盾局飞船可能又要重修了。
“Well.”Danny捡起骰子,被Peter一把抢过:“我我我……我先!”
Danny耸耸肩,任由他去。
Peter气鼓鼓地将骰子扔了出去。这一次,骰子停在了两个6。
Peter兴奋地跳到了天花板上。
“Wowwwww!我一定是被幸运女神眷顾了!!!Danny这一次我赢定了!!”
“上一次你也是这么说的。”Danny捡起骰子,随手丢了出去。
Peter站在天花板上,仰着头辨别清了骰子上的数字。
然后他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
6和6。
“Holy shit!!这不科学!!!”Peter指着骰子用力瞪眼睛。
【“嘿伙计,别把眼睛瞪出来,我们的存在本身就不科学。”】
〈“Seriously?你要在一部动漫里讲究科学?哦那简直太傻了。”〉
“少来落井下石。”Peter一巴掌挥开意见难得一致的蜘蛛小恶魔与蜘蛛小天使。
“我没有落井下石,我甚至没说话。”Danny摊了摊手。
“Huh?Em,我知道我说的不是你。”Peter努起嘴巴摆摆手。
Danny挤了下眼睛,耸肩。好吧,他应该习惯的。
“还继续吗?”
“当然继续为什么不继续!我可不相信我的运气会一直这样!下一次一定能赢!”
Danny默默叹了口气。
—tbc—

对着月亮说话的骑士什么的……脑补出一万字小黄文!【bu.
然而我还有一个拳虫坑没填【颓废
all虫严重不足中……

【绿虫】所谓情趣?③

#久违的更新
#一辆折磨了我一个月的小破车
#不好吃不要见怪,祝愉
#链接戳评论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3811516307433
后记:
第二天。
Peter醒过来的时候完全是懵的。
愣愣地瞪着天花板许久,记忆才逐渐回笼。
昨晚他好像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不对,应该是Harry对他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虽然这种事之前已经干过很多次了。
依旧很气。
跟他强调了那么多次不要每次随时随地想上就上,再说他还有个考试……
“……”
WTF?!!考试!!!!
Peter眼睛一瞪,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然而他并没有成功,颈窝处毛茸茸的一颗脑袋和腰上的一双手阻止了他这么做。
然而他现在只想掐死它们的主人。
“再睡会。”颈窝传来闷闷的声音,呼出的气打在脖颈上,使Peter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
“我的考试试试试试!!!!”被分了一下神的Peter依旧没有忘记正事。从外面天上已经升得很高的太阳看来,他绝壁错过了考试。
“我和Dad说了。”Harry抓住Peter因为绝望胡乱挥舞的手,埋在颈间的脑袋抬起,“让他去把考试推到了明天。”
“……”果然是有预谋的。
“那我也应该回去上课!”Peter觉得他还可以再挣扎一下。
“已经请好假了。”Harry懒洋洋地抓了抓头发。
“……”Peter觉得他的脸色堪比绿恶魔。
“你……你没帮我清洗!”Peter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话,然而他下一秒就后悔了。
空气莫名开始暧昧。
“现在去?”Harry笑着朝他张开双臂。
“滚!”Peter一个枕头砸过去,随即又像想到什么,“你昨晚没带套??!”
“亲爱的你反射弧真长。”
“不许转移话题!”
“好吧~我想你为我生个孩子,一个……小小蜘蛛~”
“??这是不科学的!男人不可能生孩子!”
“我觉得,你创造了那么多奇迹,生个孩子应该不在话下。”
“我拒绝!”三个字话音一落,Harry的肩膀就耷拉了下来,一副失落到不行的样子。
Peter挤了挤眉毛,瞥了几眼仿佛世界崩塌的Harry,认命般叹了口气:“如果是为了你的话……”
Harry默默在心里比了个V,猛地将Peter拉下来,与他头抵着头躺在床上。
“但这依旧是不科学的!”Peter被拉下去时喊道。
“我相信你能创造奇迹。”
“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孩子???”
“我觉得让TA看着我们做爱也是一种情趣。”
“……Harry你果然变了。”
Harry没说话,就这么望着天花板。
良久,他才出声。
“I love you,baby.”
“……”
“Me,too,dear.”
——老天这可真恶心。
——别破坏气氛亲爱的。
—真·END—

【绿虫】所谓情趣?②

#拖延症晚期#开车道路坎坷#依旧没进入主题#懒得再写一遍人设#短小到不行#下次应该要走链接了#
正文:
“这里应该这样……”
Harry托着腮看着戴上眼镜认真讲题的Peter,忍不住靠近在他的唇角吻了一下。
“……”Peter默默地叹了口气,“Harry,我刚才说的你都听进去了?”
“当然有,很认真,我的小老师。”Peter觉得Harry的样子像是下一秒就要吹声口哨。
Peter捏捏额角。但愿是他的错觉。
“把这些题做了,我待会儿检查。”Peter从椅子上起身,却被Harry一把攥住了手腕。
“留下来陪我。”
“我的大少爷,我只是去倒杯水。”
“我去帮你倒。”
Harry不容分说地将Peter按回椅子上,然后迅速起身走出房间,完全没有给Peter拒绝的机会。
Peter一脸茫然。他看了眼不远处茶几上的满水的茶壶,又看了眼房间门口,眨眨眼睛,低头看起了题。
他有时候果然还是弄不懂Harry。比如说明明是倒水这样叫一声管家就行简单的事情他一定要亲自去做,明明房间里有水他一定要出去倒。
Well……反正,省了他的力气。
他才不会承认是自己想偷懒。
干什么,当超级英雄很累的。偶尔还是应该享受一下……em……男友的服务。
没过一会儿,Harry端着一杯水回来了。他将水递给Peter,看着他喝了一口,然后露出惊诧的表情。
“甜的?”
“新品种饮料。”Harry笑着耸耸肩,“还未上市,Dad说一定拿来给你尝尝。”
“wow,棒极了。”Peter眨着眼睛。
他的错觉?他总觉得Harry笑得有点儿诡异。
“这题,不会。”
不疑有他,Peter仰起脖颈将那杯玩意儿一饮而尽,然后把杯子放在一边,为Harry讲起了题。
一道题还没讲到一半,Peter突然感觉到哪儿不对,脑袋开始变得昏昏沉沉,眼前的字也模糊起来。他用力眨了眨他蓝色的大眼睛,脸上带着迷茫。显然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What……what's wrong?”
Peter甩甩头,结果发现眼前的景象都有了重影。脸上的温度在升高,不用看也知道它现在的颜色一定像Red-Hulk。
“Harry,我……hum……好像有点儿……不对劲?……”
“Pete,你醉了。”
“huh?我才没……我又没喝酒……”
“酒也算饮料。”
话一出口,Peter瞬间便意识到了是怎么回事,但是……
然并卵。
Harry……绝对是故意的。
这大概是Peter的意识被酒精蚕食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Harry一副要笑出声的模样看着已经彻底沦陷了的Peter,伸手将他从椅子上抱起,然后几步走到床边将他放下,弯腰拍拍他的脸。
“Pete?还能听得懂我说什么吗?”
“Har……你身上好凉快……”Peter抱着Harry蹭蹭蹭,动作幼稚得让Harry觉得Peter把自己当做了一只真的蜘蛛——实际上他们并不幼稚,而且也不会喜欢像八爪鱼一样把自己挂在别人身上。
不过关于他的体温,Harry表示他只是做了一点小小的手脚,没错,一点点。毕竟……还是那两个字。
情趣。
作为多年的好友,Harry非常非常了解Peter,从内而外的那种,咳。Peter的酒量非常烂,也许真的是蜘蛛那么小的酒量,沾了酒精就会醉得不省人事。——而且Harry才不认为Norman给他的酒度数会有多低。
然而重点是,我们醉了的小蜘蛛非常非常乖巧,叫他做什么都照办的那种。
Harry还记得上次Peter醉酒被Sam指挥着换上了公主裙——没错就是Aunt May给Sam穿过的那件。
于是第二天Sam发现他的抽屉里住了一窝兔子。
打击报复什么的,不存在的。
Peter可爱的样子只能给他一个人看什么的,不存在的。
—tbc—

总之就是二黄作死日常+仙贝卖萌日常xx
那个水印真的丧心病狂

【绿虫】所谓情趣?

#绿虫#哈彼#终极蜘蛛侠动画#私设乱飞#ooc属于我……大概#学开车#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
“Yooooo——”纽约城市夜晚的上空,一道红蓝相间的身影划过。
Peter觉得他的心情棒极了。
Fury难得地给他放了个假,烦人的Sam去了外太空支援他的另一个小队,Eva和Luke组团去学习瑜伽——老实说他完全不能理解Luke那个大块头为什么要去学瑜伽。Danny回了他的老家昆仑去处理一些事情,还说会给他带特产——但愿不是一碗雪。而且在去Harry家的路上,他又干翻了几个抢劫犯以及不知道为什么又出来闹事的红坦克,还扶了一个老奶奶过马路,救了一只上树的猫——哦老天他现在真的感觉棒极了!
——他刚刚是不是说了去Harry家的路上?没错那是今天最棒的事,他要去Harry家帮他补课并和他一起看那些无聊电影。还有什么比陪自己最好的朋友一起玩更有趣的事?
当然,现在他们可不只是最好的朋友,他们还是……
“铛!!”
“och!!!Hey我怎么不记得这里有一个坏掉的路灯?!!”Peter气愤地踹了一脚那害得他脑仁疼的罪魁祸首——当然是很轻很轻地——他可没有多余的钱赔偿。
好吧,怪他走路不看路。
当然,这种小插曲并不会影响Peter维持了一天的好心情。
他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Osborn公寓,射出蛛丝直接跃到了Harry的房间阳台,大大咧咧地拉开门走了进去——在Harry知道他的身份后,他一直都是这么干的。
“Hey伙计我来了!”
Peter走进房间,偌大个地方空荡荡的,安静无比。
“Harry?”
Peter摘下面罩。这个时间Harry不在房间里可很反常。
正想着,腰突然被一双手从身后揽住,一个充满温度的胸膛贴上了他的背。
“你迟到了5分钟,honey。”
耳边的气息让Peter战栗了几秒,然后瞬间冷静下来。
老实说他刚才差点把Harry甩出去。
“只是5分钟。我记得我好像说过不要随便站在我身后那会让我觉得有人要袭击我。而且,oh men,那是什么称呼根本不适合我。”Peter走出Harry的怀抱,一边摇头一边走到沙发旁拿起他的便服——那是他前两天落在这里的,他以为Harry会帮他带去学校给他,然而并没有。它们很显然是被洗过了放在这里——等他亲自来拿。
“我确实打算袭击你,而且我成功了不是吗?”Harry眨了眨他无辜的蓝色眼睛,“宝贝儿你可真没有情趣。”
情趣?
这个词刚在Peter的脑海中过滤,他就觉得自己后边隐隐作痛。
见了鬼的情趣。
没错,现在的Peter和Harry不只是最好的朋友,他们还是一对恋人。
在Harry知道Peter身份后不久,两人就在一起了。至于到底是如何在一起的,没人知道。两人都闭口不提这件事,连MJ都不能从他们口中问出什么,唯一知道的大概就是——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Harry先动的手。
“Harry,我觉得作为一个高中生不需要那么多情趣。”Peter脱下脏兮兮的制服,将便服换上。
Harry走到他身旁,在他那世界第一翘臀上揉了揉,Peter象征性地反抗了一下,丢过去一个白眼。
“不需要吗,青春期?”
“嘿伙计,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你是想说我变了?”
“Yep.”
“那你说说我怎么变了?”
“刚开始的时候,对你的印象其实很差——hehe~没错就是那个很差,觉得你很自大,有时候又很冷漠,总是一副不可一世的大少爷模样。老实说那个时候我甚至把你和flash列为一类。”
“Hey我有那么差劲?至少我没有每天把你关进储物柜。”
“Of course~后来我们成为朋友以后这种想法就完全消失了,but now——”Peter看了看按在他臀上不肯走的那只手,“依旧很差劲。”
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同时笑出声。
“哈哈……Pete,我可没想到从前的我在你眼里是这样的。”
“难道不是吗?那个时候的我在你眼里也应该是个差劲的书呆子吧,嗯哼?”
“不,你是个特别的书呆子。”
Peter轻咳一声,天知道他为什么会脸红了一下。
“没差。”
“Pete,我可以吻你吗?”沉默了一下,Harry突然这么问道。
“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Peter抬起头——没错他已经把他的脸皮锻炼得比Mr.Stark的盔甲还要厚了——他才没说到Jarvis。至于刚才,那是意外。
Harry轻轻笑了一下,右手扣住Peter的五指,将他拉近,并将唇印上去。
Harry的吻向来十分温柔,带着几分少爷的霸道,这让Peter喜欢与Harry接吻,因为可比某些时候,温柔了不止一点点。
Peter将嘴张开一点点,以便Harry将舌头探入。而Harry——舌头在Peter的牙上一颗颗扫过,然后长驱直入地去勾Peter的舌头。他有意把声音弄得大一些,让“啧啧”的水渍声扩散到整个房间,然后他如愿地看到了Peter红透了的耳根。
两人舌头交缠了半晌,Peter突然感觉到他臀上的那只手有了动静。
磨蹭了一下,再磨蹭了一下,然后往上挪,从裤腰的位置滑了进去。
“Stop——”
Peter按住Harry的肩膀将两人的唇分离,然后他看到Harry对着他略为不满地挑眉。
“我是来帮你补习的,remember?”Peter用大拇指虚点了点茶几上散乱的课本,“Hey dear,明天的考试很重要。”
Harry凑过去,再次搂住Peter的腰,作势要继续刚才那个吻。
“先办正事。”
“这就是正事!”Peter推搡着,“别忘了你之前答应我的!”
Harry顿了顿,松开手。
“Well,well,我听你的。”
—tbc—大概—

【黄笠】定义

#黄笠##笠松幸男#
要变得更强。
笠松不断这样提醒自己。
变强,便不会失败。
这个人知道,他当海常队长的意义何在。
不过大多时候,他可能都理解错了。
变强,变强,变强。
海常的篮球很强,强到——难逢敌手。
所以笠松常想,如果那时他没有失误就好了。
抹不去的污点。
如果没有这个污点多好。
如果他能更强一点多好。
如果……他根本不存在。
多好。
笠松从不是个自暴自弃的人,应该说,他不想影响到别人。
不想重蹈覆辙。
笠松用自己的方式催促着海常成长。
尽管有些粗暴,但海常在他的带领在发展的很好。
但是……但是不可以。
还不够。
任何能抹去过去的污点?
笠松不清楚。
大约,只有变得更强。
—————————————————
海常的后辈们很喜欢笠松。
他是个温柔的前辈。
他是个强大的前辈。
他是个很好的前辈。
笠松想笑。
不适合他。
他从来都不是个好人。
利用海常抹去过去的污点——这是他的目的。
多么卑鄙。
笠松已经足够疲惫。
不论是带领海常,还是照顾两个弟弟。
但是他的执念始终只有那一个。
是的,越疲惫,某些东西就越坚定。
还是要变强,只要变强就好了。
于是,于是海常在不断变强。
紧紧地握着那份执念,笠松带着海常勇往直前。
目标似乎很近了。
不够。
—————————————————
海常在成长的同时,也渴望着强者加入。
然后,一抹光亮从天而降。
黄濑凉太。
轻佻的模样真是欠揍。
第一次见到黄濑时,笠松是这么想的——然后他也这么做了。
模特新星又如何,该踹的时候便踹。
来到了这里,他就只能是海常的黄濑凉太,只能是他的后辈。
前辈,就是了不起。
不过很好,这个人很强。
又多了一把利剑。
不过这把剑——变得不太一样。
像一只大型金毛犬整天黏着他。
啊啊~烦人透了。
可是好像并不讨厌。
笠松感觉自己好像不再执着于变强了。
这样也不赖。
—————————————————
笠松常望着黄濑训练的背影出神。
那样……像太阳一样耀眼。
他看着黄濑回过头对他笑——然后收获了一个暴栗。
“不要傻兮兮地对着我笑啊!”
他这么说。
笠松根本不了解自己的魅力所在。
身边的那个人总是太过于耀眼。
所以,笠松并未发现,自己也是一颗明星。
就像曾被后辈打趣的——连男性粉丝都在不断增加。
被女孩表白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笠松害怕面对女生,大约只有母亲除外。
不过那是很久远的事了。
记忆里一张模糊的脸。
所以这种事情,都是让黄濑去解决。
理所当然地。
戴着微笑面具的天使模特,没有比他更能胜任这个工作的人了。
而笠松并没有发现,他已经越来越依赖黄濑了——任何方面。
那个时候,名为“黄濑凉太”的毒的种子,已经在笠松的世界里生根发芽。
—————————————————
这个世界永远在制造不该有的浮躁。
——海常输了。
输了诚凛,那个曾经名不见经传的队伍。
是的,输了。
两次。
还有,还有桐皇。
一败涂地。
笠松的脑海里重新被那两个字占据。
变强变强变强……
但是笠松幸男是笠松幸男,他不会让任何东西影响海常的未来。
痛苦什么的,一个人承担就好了。
他不大愿意看见别人的眼泪。
尽管他会独自在更衣室里发泄。
所以他会纵容那只金毛犬,就像在养宠物。
也许本来就是在养宠物。
兴趣而已。
就像他已经许久未碰的那把吉他。
失败打败不了笠松幸男,只会让他更想变强。
适应了生活的轨迹。
—————————————————
黄濑总喜欢抱着笠松,然后靠在他身上。
就像,金毛犬习惯伏在主人的脚边一样。
这让笠松不时会忘记黄濑比他高出许多的事实。
不过这样挺好,笠松不爽黄濑的身高很久了。
于是笠松从一开始的抗拒,到后来的一不小心就习惯了。
嗯,一不小心。
对于黄濑经常性的搂抱蹭脸一类的行为,笠松表示见怪不怪。
然而这在海常队员的眼里是一件不得了的事。
也许是,预感到自家队长快被一只金毛犬拐走了。
笠松倒是反应不大。
打滚求抱求抚摸,这才是一只正常的金毛犬。
—————————————————
笠松觉得他不懂温柔。
但是海常认为他很温柔。
无论是祝贺胜利者,还是抚慰失败者。
还是踹飞那只金毛犬。
因为海常是海常。
笠松的温柔也是海常的温柔。
而海常,最喜欢这个温柔的队长。
—————————————————
笠松知道自己在变。
当海常的后辈们每天冒着加倍练习的风险不断问他一些奇怪的问题时,他发现自己面对得很坦然。
“前辈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很蠢的问题。
这让他想起了年少轻狂的过去。
哦,现在也依旧年少轻狂。
于是他作出了一个愚蠢的回答。
“像黄濑那样的就可以了。”
笠松觉得,他大概疯了。
而当黄濑兴奋地跑过来对他告白时,他觉得整个世界都疯了。
拒绝得毫不留情。
笠松不是很懂现在的金毛犬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
发情期?
笠松不懂,于是黄濑的第一次告白被当做玩笑对待。
然而黄濑的毅力无人能比。
早晨,中午,晚上。
将告白进行到底。
而笠松选择将拒绝进行到底。
直到他接到个电话。
笠松觉得他在球场上,大约也没跑得这么快过。
狠狠踹开那扇门——
“黄濑!”
“前辈!!!”
一只自带特效的金毛犬,活蹦乱跳。
笠松被扑了个趔趄。
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在一起得很自然。
笠松大约发现了黄濑在他心中的地位。
他感谢这场车祸。
虽然这么说不太好。
—————————————————
笠松又输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笠松第一次觉得心甘情愿。
哦,海常的后辈们知道。
这叫做喜欢。
笠松突然想起了那两个字。
变强。
你还想变强吗?
笠松抬头望了望固执地把他圈在怀里的黄濑。
一个暴栗。
“嗷!”
当然想。
不过,不一样了。
他要带着海常一起变强。
他要和黄濑一起变强。
就是如此。
任由黄濑将他再次圈入怀中的笠松笑了。
这是他的恋人黄濑凉太。
黄濑凉太很强。
笠松幸男也很强。
黄濑凉太与笠松幸男,是最强。
会一直这样走下去。
—fin—

#黄笠##ooc?#
青黄太强势黄笠党好孤寂嘤嘤嘤只能自己产粮,实际上明明是痴汉笠松仙贝的我怎么会用小烦濑用的这么顺手Orz2333当然小烦濑也是真爱然而最爱笠松仙贝惹,所以笠松仙贝的很快就会撸出来哒>3